“并购产生的频率越高,创业者退出的通道越多,投资者的热情越高,就推动了整个社会的进步。原来只有一条路就是上市,上不了市就是失败,这对创业市场来说是非常残酷的。”


雷军:上市的企业是极少数的,把公司卖掉,也是创业者很好的选择


这一年,并购成为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一个显著特征,很多垂直行业都在谈合并和并购,中国就有四个著名的并购案(滴滴快的,58赶集,美团大众点评,携程去哪儿)。


在11月6日召开的第六届财新峰会“对话创新者”专场上,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和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雷军进行的对话,也谈到了这一点。


在雷军认为是好事,这是中国企业包括创业者、企业家观念的一种进步。因为中国人的特点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每个人都喜欢单挑一摊,所以使并购变得异常困难,过去十五年中国互联网发生的并购案很少。


过去一年突然发生四起大规模的并购案,不管未来遇到什么样的风险,我都觉得值得我们大家拍手叫好。


雷军称,最重要的是合并能够提高效率,减少社会资源的浪费,减少恶性的竞争,使市场秩序得以优化。如果这股风潮起来,对大众创业还有帮助。能够真正上市的企业数量是极少数的,做到一个差不多的规模,把公司卖掉,其实也是创业者很好的选择。


并购产生的频率越高,创业者退出的通道越多,投资者的热情越高,就推动了整个社会的进步。原来只有一条路就是上市,上不了市就是失败,这对创业市场来说是非常残酷的。


不过胡舒立说出了很多人的担心,就是本来互联网是一个完全竞争的领域,有无数竞争者,现在好像迟早都会归队BAT的局面,被BAT统治。


雷军认为中国互联网会不会出现寡头经济。今天至少有BAT三家,三家竞争出现绝对寡头的可能性不大。


我倒不觉得寡头是问题,问题是怎么强化对不公平竞争的管控,维持市场的秩序。公司大不是错,错在利用大来进行不公平的竞争,这才是需要管控的对象。


所以,大家对寡头的担心不要担心他大,要担心的是不公平竞争遏制整个社会的创新,这是关注的焦点。


再者,移动互联网还只是第一个阶段。原来只有BAT,现在有独角兽,又出现了四个小巨头,这说明整个市场环境还是越来越活跃。可见的十年内,中国依然是创业的黄金十年,还有无数的机会。


雷军又一次重申了关键应该看未来十年的机会。移动互联网第一轮的跑马圈地已经结束了,要想很容易获得巨大的成功,在中国今天的互联网第一波已经没机会了。


雷军认为,未来五到十年里,农村将会迈过城市经历的二十年的演化,从IT化到互联网化到移动互联网化,三步并一步,跑步进入移动互联网。这十年之内,农村会产生一大批百亿美金市值的农村互联网公司。雷军说,农村互联网是他们未来十年最核心的投资领域,目前大概投了十来家,目标是至少投100家。


未来十年,另一个雷军非常看好的领域是中小企业的管理应用,SaaS和云服务。雷军判断,未来十年,中国企业级应用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此外,雷军提到,智能硬件和IOT(物联网)会是未来5-10年非常主力的方向。现在真正的智能硬件应用量比例还很低,还有无限的空间和可能性。


以下为胡舒立和雷军的对话摘录:


胡舒立:现在大家都在讲互联网季节,有人问你泡沫什么时候破,有人问你冬天什么时候过去,我想问你现在到底是什么季节?


雷军:北京今天下雪,今年的冬天来的有一点点早,就中国的私募市场或创业市场而言,现在跟三个月前相比,无疑一个是冬天,一个是夏天。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中国都是资本过热。


胡舒立:持续一年的盛夏。


雷军:对,热到每一个创业者都认为自己的公司值1亿美金、几亿美金、几十亿美金。大家对自己公司的预期很高,都在拿中国A股市场或创业板市场的公司来比,说它一千倍PE,我上市估计也是一千倍PE,每个人都很狂热。但是随着中国二级市场遇到寒冬之后,很快传导到创业市场。今年的创业投资在融资过程中将会面对非常大的困难。三个月前是过热,没有道理的贵得很离谱。我觉得太贵的话,他们的风险很大,使投资者不敢投资。所以价钱需要合理,在合理的情况下推动整个产业的进步。这三个月,我认为是一个回调期,如果准确的表达,我认为应该是一个合理偏保守的状态。可能是秋天快到冬天的时候,还不见得是真正的冬天。


在中国今天的互联网第一波已经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