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叫郑赤敦,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人。2016年12月至2018年9月一直在广东四会高登铝业有限公司从事品管部巡检(兼带班)工作。在2017年11月22日上班时间,在工作场所因工受伤。(后肋骨7至11根骨折)
  受伤伤情稳定后,我让公司申请上报工伤事亦遭到拒绝。迫于无奈,我只好自己向四会市人社局工伤认定办申请工伤认定。公司领导:人事部黄军明经理及常务副总何家金把我叫到人事部办工室,说我受伤不是工伤,自己申请工伤是骗保险行为,(何家金老总曾多次向公司高董事长反应,也说我是在骗保险)说保险公司人己插手,到时会追究我的责任。如果我现在及时辙销工伤申请报告,他们帮我求情不会追究我的责任。……现在的我一回想起来他们说的话,与其是说他们在开导我,倒不如是说在诱导同威胁我。然而,他们的企图无不证明了他们心里有“鬼”,从而也坚定了我维权的信。
  一桩简单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己从四会市人社局――鼎湖区人民法院――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漫长审理,在事实与法律面前,四会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2018年7月18日做出了《认定工伤决定书》(四人社工认2018 207号);2018年8月21日肇庆市劳动能力签定委员会也做出了《初次鉴定(确认)结论书》,确认为十级伤残(肇劳鉴初字(2018)951号),紧接着我及时在四会市劳动局申请了劳动仲裁,公司方看到这种事实摆在面前心仍不甘,做垂死的争扎,于2018年9月份在四会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从而导致我方劳动仲裁暂时中
  止。2018年11月21曰,四会市人民政府做出了《行政复议决定书》驳回了公司复议请求。然而,公司方又于2018年12月在鼎湖区人民法院申请了行政诉讼,为了企图推翻:中级人民法院――人社局――人民政府做出的工伤认定,公司使用惯技恶意拖延时间及下流手段,而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维权之路很慢长,外来工的我们是不能承得起的,因为我们外来工大都家庭不富裕,上有父母下有子女,为了承担起自己的义务与责任,吃苦也心甘。公司(企业)方抓住了我们的心理,故意拖延时间,加大我们外来工的维权成本,想让其知难而退同放弃,来达到他们(公司)的目的,逃脱了应该负的责任。相信我们外来工都应该身有体会,谁愿意打官司,谁愿意制造麻烦呢?我真诚希望企业单位:要有诚信,要有担当,否则,必将遭到良知与道德的遣责。不是不报,时间没到……
  我己同北京、广州新闻报料热线通了电话,相信也会很快暴光:广东高登铝业有限公司 耍流氓同不道德行为。同时也希望社会各畀人仕、广大外来工、劳动者,百忙中插点时间帮忙多多转发,多谢了!多谢了!
  

实名举报广东四会南江高登铝业公司耍流氓行为


  

实名举报广东四会南江高登铝业公司耍流氓行为


  

实名举报广东四会南江高登铝业公司耍流氓行为


  

实名举报广东四会南江高登铝业公司耍流氓行为


  

实名举报广东四会南江高登铝业公司耍流氓行为


  

实名举报广东四会南江高登铝业公司耍流氓行为


  

实名举报广东四会南江高登铝业公司耍流氓行为


  

实名举报广东四会南江高登铝业公司耍流氓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