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是河南省平顶山市梁洼矿工人,01年退休后一直在老家,后又患脑梗塞病,落下后遗症。我爸同族的族弟孙占红有一天借走我爸的身份证。瞒着我爸申报了棚户区改造的第二批房子。宝丰梁苑小区安置房。后来到今年矿上抓房号必须本人到场,他拉着患病的我爸去矿上,抓了号他据为己有。我爸才知道这个事情,回来我们立刻去矿上说明情况,矿上表示我们本人不到场孙占红拿着号也分不了,让我们先回去。回家我们问孙占红要房号,孙占红说要给他三万块钱才给我们,还说他认识领导,送礼花了三万多。就算号给我们我们也不一定得到房子。让我们把房子让给他。我们不同意。多次交涉未果。我们去矿上说了情况要求补号。矿上领导说等分房的时候在补号。到2018年10月8号矿上通知我们去补号。补好了号,到10月10日成功分了宝丰梁苑小区三栋四单元二层的房子。但是10月11日矿上通知把号收回,说孙占红举报我们不符合。让我们提供身份材料等证明。我们又提供了身份材料等证明,却被告知与当初申报的材料不符合。只有我父亲的身份符合,配偶和长子都不符合。取消我们的房子。我们问他为什么虚假材料都能过关,为什么当初入户调查没有找我们。为什么孙占红伪造户口本结婚证等证明他们查不出来。为什么我们知道后及时更正却不能更正。为什么上次补号的时候都没有说不合格,为什么孙占红自己申报的虚假材料自己都能举报,好可笑。矿上领导不予回答,只是宣判我们房子作废,让我们随便告。孙占红曾在我们面前嚣张的叫道:他认识领导,房子不给他,我们也得不到。他给领导送礼花了三万多。现在的社会就是这。还说矿上的房子,合格的分不到,谁送礼给谁分。我们告到市纪委,市群工会,信访办,都是告知这事还需要矿上的领导给我们解决,他们只能协助调解。不知道平煤集团现在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我父亲已经气得病又犯了,在家里输水。我不知道去哪里说理去。法制社会真的没有正义了吗?一辈子的老工人到老连这点福利都被剥夺,这冤屈真的没地方解决了吗?

  

有理没处申诉,恶人当道,好人没办法生存。


  

有理没处申诉,恶人当道,好人没办法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