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千多年前的一个炎炎夏夜,热的宋太祖赵匡胤有些失眠。当然了,导致他失眠最主要的原因除了天气热,还因为他的“卧榻之下”睡了‘契丹’、‘西夏’、‘南唐’、‘后蜀’等至少八个身强体壮目露凶光的邻居。尤其是契丹,自从燕云十六州,也就是北京天津这一块地被契丹给占领了之后,整个北宋的国门仿佛被贴上了八个大字:“开袋即食,欢迎品尝”。他们的存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赵匡胤:“像你这么厉害的,还有我们八个”。

最要命的还有一件事,他好像没有能掌握核心武装力量。都说枪杆子里出政权,对于赵匡胤这个从最底层的大头兵干到皇帝的人来说,这是个再透彻不过的道理了。现实是这样的,宋朝的军队大体可以分为两部分:亲儿子--禁军,被别人养大的儿子--藩镇军。可别以为禁军只是皇帝的一小撮警卫员,举个例子吧,宋朝初年的时候全国兵力不到四十万,但是禁军的数量却达到了二十万。也就是说,要想安稳当大哥,必须得管好禁军这个亲儿子。

一场时隔一千多年的深夜撸串,奠定了这个王朝三百年的性格

而他一块创业的好兄弟们分别都担任了禁军的高级将领,兵权都由他们控制着。老赵把禁军当儿子,可禁军的将领们却只把他当兄弟。我把你们当儿子,你们居然把我当大哥?老赵这个时候越想越觉得心神不宁睡不着,翻个身又想起来白天他跟宰相赵普的谈话内容了。

老赵:”从唐朝末年以来,帝王已经换了十个姓氏了,战争频繁,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是什么原因呢?我现在想结束天下的战争,使国家长治久安那该怎么做啊。”

赵普:“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臣子太强,而君主太弱而已。只需要削弱臣子的权力,管好他们的钱袋子,把他们的军队都收归国家掌管,这样就天下太平了。”(镇节太重,君弱臣强而已,惟稍夺其权,制其钱谷,收其精兵,则天下自安矣.

一场时隔一千多年的深夜撸串,奠定了这个王朝三百年的性格

得动手,必须的,尽早干!于是在这个不眠之夜,老赵终于没忍住,他叫来了这一帮平日里一起嗨皮的兄弟。当然了客气话还是要说一通的,吃个宵夜也是应该的,在众人吃的高兴的时候,老赵缓缓起身,端了一杯酒,似乎有意无意的问了句:“来,干一杯。最近天气热啊,兄弟们睡得好吗?”

众兄弟也忙起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回答道:“大哥,我们空调wifi西瓜三件套,妥妥的,你不用担心,我们美滋滋。”

老赵叹了口气说道:“没有大家帮我,我是做不了皇帝的,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恩德。但是做皇帝好难,天天数绵羊睡不着,远不如你们快乐啊。我这个皇帝的位置谁不想要呢?你们贪图富贵,当年把黄袍披在我的身上,我被逼做了皇帝。就算你们没有别的心思,万一你们的部下也贪图你们今天的权位而把黄袍披在你们的身上怎么办呀?”

一场时隔一千多年的深夜撸串,奠定了这个王朝三百年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