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一夜爆富的诀窍陈志发家族诈骗有方

  2008年以前,一家人都是非常贫穷的,陈志发一家人在深圳的骑的是小女儿(陈明如)借来的自行车,陈志发的小女儿,在深圳龙岗做电信银行诈骗,2006年起,全家人都去了深圳,陈志发家族以两个儿子、儿媳的娘家和女儿为中心,拉拢堂亲、表亲等亲戚并纠集了一帮社会闲杂人等,通过陈明塔及陈明塔媳妇娘家和陈明钦及陈明钦媳妇娘家、郭水木为主要组织成员进行诈骗,分工合作,向受害人发送假冒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网银U盾需要升级等诈骗信息,让受害人登录陈明塔他请人制作的钓鱼网站,输入卡号和密码以及动态口令,然后,陈明塔在网站后台获取受害人卡号、密码和动态口令等信息,将受害人的钱财洗劫一空,(银行转帐诈骗,即采用假冒银行钓鱼网站,引诱用户输入卡号和密码以及动态口令,后将用户银行卡上的钱全部转走),诈骗了大量巨额财产,陈志发再以“巧”设计,变相转移赃款,以村长为光环和保护伞,在深圳注册多家空壳公司进行洗钱,将大量财产藏匿到陈明塔的媳妇娘家和陈明钦媳妇娘家,部分归集到女儿和堂亲、表亲等亲戚,陈志发家庭从此就一夜爆富!

  2.靠贿选而上台的村长陈志发自称花了20多万元竞选村长一户按200元给村干部

  陈志发在当地口碑本不佳,陈志发的村长位置根本不是根据民意选的,而是威逼其他候选人和贿赂各级官员及一户按200元给村干部得来的,当时,村长的位置有几位候选人,后来,陈志发两儿子纠集了自己亲戚等人给几位候选人采用软施压,拉帮结伙,深夜时到候选人家里恐吓说,如果不识时务,以后都不让他们好过等恐吓方式,另一方面,陈志发给上级送礼托关系,虽然陈志发给上级送钱没有实证,但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话,贼不打三年自招,后来陈志发自称花了20多万元竞选,给谁送了多少钱等等,这些,邻里乡亲都是知道的.选票当时,村干部拿选票箱让我们选的时候,因为村里来的村干部是已经被陈志发收买后才拿选票箱来的,来投票时,就公开说明要选谁了,当面看着你选的,村民都不敢得罪村干部,更不敢的得罪村霸陈志发,只有敢怒更不敢言,事后,陈志发自己说,选票时是一户按200元给村干部,让村干部出面做做样子。此事,由于陈志发当时通过自己儿子和几位亲戚恐吓其他几位候选人就闹得许多人恐慌了,就这样,陈志发很“顺利”当上了村长。

  3.当村长不是为了更好造福百姓而是不断拉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为所欲为横行乡里称霸一方

  村官”官职虽小,但在村里却是为政一方的“总管家”,陈志发的女亲戚也在新村村里当官,号称新村妇女头,陈志发家族号称可以统治整个村,男的都让陈志发控制,女的都由陈志发亲戚说得算,村里所有的事都是陈志发家族控制,陈志发玩忽职守、村中大小事务,陈志发家族只手遮天,一人操纵全村所有项目,隐瞒伪造数据,侵吞公款,事务在村里从来不公布,有检查组来了,就叫几个人做做样子,一旦有事情,女的则人自己亲戚去打压,男的都是陈志发幕后主使、打压,陈志发家族不断收买人心为自己所用,不服者,则采用打压、威逼、恐吓等方式,陈志发家族纠集社会闲杂人等,对人恐吓、打骂,为非作歹。人家去村里办事,都是求着陈志发,给陈志发送礼,陈志发还表面不要钱,事后却去找人讨人情,靠诈骗起家的陈志发四处招兵买马,以村长身份为光环,女的以陈志发家族的妇女头为王,纠集社会闲杂人等为所欲为,肆意抢夺宅基地、私分土地,残害百姓、鱼肉乡邻、用诈骗、开赌场、洗钱、放高利迅速牟取暴利,胡作非为、欺压百姓、独霸一方,知法犯法,欺下瞒上,编造假文件,暗箱操作,当地百姓敢怒不敢言,目无党纪国法的苍蝇谁来查办?成黑社会的保护伞之万恶之源的丑恶行径!已是近所皆知,

  4.小儿子陈明钦开赌场(杀猪宰客)放高利套贷

  小儿子陈明钦在深圳开设赌场(熟称放大盘),大儿子陈明塔招募的骨干部分会分给陈明钦派到赌场上用,并招募大批曾受过刑事或治安处罚者等社会闲散人员充当打手,放高利贷,采取暴力、威胁或者任何手段逼人还钱,已制造多起案件,对社会也已形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

  小儿子在开设赌场,有求于陈志发的人,都会在赌场上成心输钱,输者有心,收者有情,随在其他方面给输者照顾。对无意或者不太熟悉的人,轻者庄家之利,重者设局杀驴;陈志发家族无本高利坐贷,大肆进行赌博活动,陈志发家族纠集了一帮刑满释放人员和地痞、混混,组织赌徒进行网络赌博,逐渐从小赌窝做成了大赌场,在放分盘个其他人代理,自己做总庄,陈志发成了赌场老板、团伙老大,主要有时时彩、六合彩和百家乐等,每日光赚水费就数十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