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主任记者 万云成
  [核心提示] 八年前,在陕西安康市发生了一起奇特案件,当地执法部门竟为安康天工、新澳源两家皮包公司撑腰执法,不惜冒天下大不讳,利用公权逼迫关押蒙冤的陕西省安康健平水泥有限公司法人彭世明,以取得皮包公司的谅解,还与他们签订了不平等条约,直接损失达三千多万……四年后,当健平水泥有限公司法人彭世明经区市两级法院终审,最终获无罪判决。然而,这两家皮包公司却逃之夭夭、人去楼空,至使民营企业健平水泥有限公司的三千多万元的巨额资金损失无法追回,成为轰动安康的冤假错案,在社会各界引起強烈反响。

陕西安康为皮包公司执法 当地企业蒙冤受损三千万


  (一)房产开发引来皮包公司
  据了解,陕西安康城市以汉江向北发展,而健平公司正处在黄金地段,其商业潜值巨大。2008年,健平股份决定将水泥厂整体搬迁,在老厂区进行房地产开发。其董事长、法人彭世明,从1995年至今连续23年一直是当地人大代表,还多次被评为安康市优秀企业家、陕西省创业之星,他的小水泥开发工艺曾获得多项国家发明专利。但由于占企业股份的33%,他却成为皮包公司的"眼中钉"。

陕西安康为皮包公司执法 当地企业蒙冤受损三千万


  追踪求源,2010年7月8日,彭世明代表健平股份与安康天工签署了开发合同。双方约定合同签订后10日内安康天工交纳1000万元保证金,其余2000万元开工前到账。但直到7月底,安康天工才给健平股份划账1000万元,天工已造成严重违约。更让彭世明感觉蹊跷的是,这1000万元除了300万元来自安康天工账户外,其余700万元均来自8个私人账户。
  彭世明发觉安康天工实力不够,自己被骗了,于是以对方延迟交纳保证金构成违约为由,要求解除与其签定的原开发合同。
  2010年10月21日,健平股份将其中300万元保证金退到安康天工银行账户。同年12月底,彭世明代表健平股份将安康天工起诉到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法院,要求法院依法解除双方此前签署的地产开发合同,法院受理了诉讼。起诉书称,另有700万元由于不知道该退给何人,所以至今无法返还,要求法院确认。
  (二)又一皮包公司主动签订合同
  仅管与天工公司合作让彭世明感觉己上当受骗,但健平股份其老厂房产开发迫在眉睫。又一家新澳源公司老板郭某,便通过朋友介绍,与彭世明相识,并详细了解健平股份的有关情况。
  与郭某接触初期,彭世明除谈到企业与天工合作出现问题外,还谈到企业资金紧张,可能会找郭某借钱,郭某当场答应借1000万元。2010年7月26日、27日,彭世明的个人银行卡上陆续收到了郭某转来的资金1000万元。随后,安康一家化工厂转让股份,厂下还有一块土地,彭世明将情况告诉郭某,希望得到郭某支援。郭某在实地查看后认为这块地将来可开发为高档别墅区,再次借给彭世明1000万元,让其购买化工厂股权。
  通过法律程序在与天工公司行解除原合问后,2010年8月28日、30日,健平股份与新澳源公司签订了《帝标国际大酒店和江景小区合作开发合同》。合同如实载明:‘当壹号合同(与天工公司编号壹的合同)解除或进入法律程序此合同生效’。合同约定:“原乙方向甲方支付的资金视为借款,待正式合同签订后转为乙方投资”,该条款既确定了保证金的借款性质,同时还证明健平与新澳源签订的合同仅是意向性合同。另基于合同规定:“合同生效后,乙方再到位公司专用账户资金2000万元”。
  可健平股份和新澳源置业签署意向合同后,项目进展并不顺利,新澳源公司既没有能力办理相关手续,也没将2000万资金转到健平股份专户上,使健平老厂开发再次陷入僵局。
  (三)当地执法部门为皮包公司执法
  2011年1月13日,由于安康政府引资公司——重庆中元投资公司,愿意投资开发健平股份老厂房产,健平股份、重庆公司和新澳源置业三方签署了《项目共同开发协议》。约定承认新澳源公司的2000万元借款作为出资,新澳源应补充出资1000万元,提供1000万元项目启动的借款,且不参与经营、不承担风险,固定享受9000万元的收益。实际上,该共同开发协议并没有改变新澳源原借款的合同性质,而是法律不保护的保本分红名为联建实为借款的高利贷借款性质。
  在《项目共同开发协议》签订后一年半之久,新澳源公司仍然没有履行补充出资1000万元和启动资金借款1000万元的合同承诺,已构成违约。为规避违约责任,新澳源公司采取恶人先告状,虚构事实诬告健平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法人彭世明构成合同诈骗罪,联手天工公司,以当地执法部门公权力的介入胁迫彭世明以“合同诈骗”承担合同“违约责任”。
  2012年7月6日,彭世明被刑事拘留。警方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向汉滨区检察院提请逮捕,检察院审查后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将彭世明批捕,先后两次关押500多天。被关押期间,弟弟彭世宏一直要求为其办理取保候审手续。但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告诉彭世宏,要办理取保候审,必须要得到报案人出具的“谅解书”。
  无奈之下,从2012年9月到2013年4月,健平股份与安康天工和新澳源置业分别签订了《补充合同》和《谅解书》。对于新澳源置业的2000万元借款,不仅以价值3200万元20%健平公司股份相“抵偿”,还要再“补偿”500万元;对于安康天工,除退还700万元保证金外,还要“补偿”1500万元。造成健平股份直接损失了3200万元,导致公司失去了6年的宝贵开发商机。据估算,间接损失高达数亿元。
  (四)不平等条约《谅解书》、《补充合同》
  彭世明在不同场合多次表明,《谅解书》、《补充合同》是不平等条约,是自己在受到人身限制的情况下,公司做出的无奈之举,并不是自己的真实意思。退一步讲,即使自己真的有罪,无论合同诈骗还是挪用资金,都属于公诉案件,怎么能因为3200万元巨额补偿来“谅解”呢?
  国家检察官学院刑事法学教授倪泽仁就本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三点质疑:
  警方向检察院以“合同诈骗罪”报请批捕,检察院审查后却以涉嫌“挪用资金罪”批捕,这不符合《刑事诉讼法》要求。既然警方提请罪名不成立,检察院应该退回警方,再让警方确定以何种罪名申请并由检察院批准,而不是检察院自拟罪名直接批捕。
  让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与案外人达成民事调解协议,并不是刑事诉讼法规定决定变更强制措施(取保候审)的情形,也就是说谅解书并非法律规定的取保候审的必要条件。况且,这种谅解书和调解书,是在羁押甚至胁迫状态下形成的,或者是由未经授权的人签署的,应属于无效法律行为。
  谅解书和补充合同的开具对象都是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检察院,安康市中院也出具民事调解书(2012安民初字第00013号),对谅解书予以确认,这不符合相关程序。法律规定“先刑事后民事”,彭世明案是检察院公诉的刑事案件,在刑事审判未结的情况下,不能进行民事调解。

陕西安康为皮包公司执法 当地企业蒙冤受损三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