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控诉长沙县黄兴镇姚军平强占市场、陷害他人、嫁祸于人、骗取巨额保费的黑社会犯罪分子

尊敬的上级领导:

本人系贾威的妻子彭微,住沅江市黄茅洲镇障东村四组。贾威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于2018年9月1日投案自首,现被羁押在长沙县看守所。

现举报长沙县黄兴镇姚军平强占市场、骗取巨额保费、嫁祸于仓库老板廖建林和我老公贾威,同时勾结当地消防公安部门出具虚假鉴定报告,致我老公含冤坐牢。现请求上级部门为底层老百姓做主,还原事实真相,严打黑恶犯罪分子。

一、2018年4月7日,贾威受黄兴镇仓库老板廖建林的指派对仓库上面漏水处进行电焊,后仓库发生火灾,我们认为火灾原因非常离奇,不能简单认定为电焊引起火灾,理由如下:

1、贾威在进行电焊时,在电焊下方用挡板进行了隔离,贾威进行电焊作业的地方离放凉席的地方有大概五六米的距离,而电焊散发出的火花在用挡板隔离后,即使有飞溅也只会加长落地时间,根据专业经验焊花最多在一两米处就会自然冷却熄灭,所以不存在距离电焊作业点五六米距离处的凉席起火系电焊散发的火花所引起。事实上,贾威也没有看到因作业导致起火。

2、贾威在进行电焊时,在电焊下方用挡板进行了隔离,另安排了人员在电焊下方的仓库予以随时查看情况,但是在电焊作业过程中,姚军平之子姚东赶到电焊现场,强烈要求所有人员退出仓库,并将仓库门锁住,其行为极不正常,并承诺作业时场内的安全由其负责。后来,姚东将仓库大门锁住后离开现场,致使发现有冒烟起火时,贾威以及在场的人员因没有仓库钥匙而无法进入仓库扑救灭火,最终才导致火灾的蔓延,起火原因是否为人为放火后再锁门离开,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落实。

二、根据现有事实,我们认为火灾存在人为因素,实为骗保

1、2017年相关部门已责令长沙县黄兴镇廖建林的仓库予以全面撤场退出,除了仓储凉席所有者姚军平之外,其他的仓库租户全部都已经撤场退出,但姚军平强行威胁要求延长租期,并多次要求对仓库漏水处进行电焊,在姚军平的一再要求下,仓库所有者廖建林才安排贾威等人对仓库棚顶进行电焊。

2、本案火灾中被燃烧的凉席系2017年因水灾浸泡过的凉席,该批凉席因水浸泡已经向保险公司申请保险理赔,且保险理赔款已经远远超过了该批凉席的进货价款,但据悉姚军平在2018年又对该批浸泡过的凉席进行投保,该投保行为明显与常理不符。

3、贾威在进行电焊时,在电焊下方用挡板进行了隔离,另安排了人员在电焊下方的仓库予以随时查看情况,但是在电焊作业过程中,姚军平之子姚东赶到电焊现场,强烈要求所有人员退出仓库,并将仓库门锁住,其行为极不正常,并承诺作业时场内的安全由其负责。后来,姚东将仓库大门锁住后离开现场,致使发现有冒烟起火时,贾威以及在场的人员因没有仓库钥匙而无法进入仓库扑救灭火,最终才导致火灾的蔓延,起火原因是否为人为放火后再锁门离开,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落实。

综上,我们对姚军平再次投保的动机予以质疑,且对姚东在贾威进行电焊作业时强烈要求锁住仓库大门承诺安全由其负责后又离开现场的动机不正当性予以高度质疑,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姚军平、姚东的行为是骗保,希望公安部门加大侦查力度,还事实一个真相。

三、对火灾损失高达800多万元强烈质疑

1、火灾发生后,姚东赶到现场后就对在场人员说明,被燃烧的凉席损失有一百多万,这一情况有多名在场人员可以予以证明。

2、最终鉴定的损失高达800多万元没有依据。一是我们认为消防部门出具的鉴定结论理由不充分,当地消防部门仅对现场进行简单鉴定,就出具了火灾由电焊作业导致的结论,未深入勘查、调查,不排除姚东人为放火、或与消防部门勾结、或消防部门被利用的可能;二是,如被水浸泡过的且已经获得保险理赔的凉席价值高达800万元,那凉席的数量必定是超大规模,但根据现场残留的凉席可以推算整个被烧凉席的数量,或者可以根据每一立方的凉席数量推算出被烧的凉席数量,按最大可能的数量推算即使填满整个仓库也不可能有如此大的损失,而物价部门出具的损失鉴定高达800万元无疑是天大的笑话,我们想知道物价部门依据什么作出的鉴定;三是,该批凉席已经被水浸泡过,且已经获得过保险理赔,该批凉席的价值已经大打折扣;四是,据了解姚军平已经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廖建林赔偿该批凉席的损失共计1100万元,但姚军平在该民事诉讼中提交的证明凉席价值的证据仅为白纸条写的字据,按照交易习惯,证明凉席价值的证据应为正式的发票或者相应的收据,且有相应的支付进货款的银行流水,价格认定书却以白纸条作为依据认定损失完全视法律为儿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