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日,今年19岁的夏丽莎到贵州利美康整形医院做隆鼻手术,她告诉姐姐:终于要变漂亮了。

  但她的这次变美之旅,却成了自己人生的终点。由于在隆鼻手术中发生意外,夏丽莎没能抢救过来。而在整个过程中,夏丽莎还被转诊,其母亲与姐姐赶到转入医院时,夏丽莎已经没了呼吸。

  1月4日,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卫计委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他们已知悉此事并介入调查。而涉事医院称,希望家属走司法程序解决,声称“不会推卸责任”。

  担心女儿网贷 母亲出钱做隆鼻手术

  夏丽莎家住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万江小区,生前在贵州省人民医院护士学校读护理专业大专班。其母王天琴说,夏丽莎小时候的鼻子没现在这么塌,但是成年后总嫌弃自己的鼻子塌,一直嚷着要去隆鼻。

  死者夏丽莎。受访者供图

  姐姐夏媛馨说,家人一直不同意妹妹去做隆鼻手术,但从去年开始,妹妹就利用周末在外打工,自己挣钱做隆鼻手术。在一年时间内,她就攒了1万多元。母亲担心女儿在网上贷款,就答应出钱给她做隆鼻手术。

  2018年12月28日学校放寒假。第二天,夏丽莎带上自己打工挣来的1万多元,和母亲王天琴一起来到位于贵阳市中华北路101号的贵州利美康整形医院。

  贵州利美康整形医院。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王天琴说,他们选择这家医院,是因为利美康是一家上市医院,而且广告上说是贵州本土最大的整形美容医院。王天琴说,隆鼻手术本来只需要交2万元左右,为了安全她多交了5000多元,让该院院长张智毅为女儿做手术。

  交完26900元费用后,医生为夏丽莎做了术前各项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她的隆鼻手术被安排在1月3日。

  母亲王天琴说,女儿选择这个时候做隆鼻,是考虑到手术后,可以利用寒假的时间在家恢复,而且上完下半学期,她就要去医院实习,“实习前,她想把自己变得漂漂亮亮的,让大家都喜欢她”。

  夏媛馨说,妹妹做完术前检查后,特别高兴地说:“我要做手术,终于要变漂亮了。”

  手术出意外抢救无效死亡 过程中曾被转诊

  1月3日上午9点半左右,夏丽莎和母亲抵达贵州利美康整形医院。下午1点,王天琴目送穿上病服的女儿走进手术室。她在手术室门外站了10多分钟,然后就回家交停车费。

  王天琴说,当天下午3点,自己赶回医院时女儿的手术还没有结束。她等到下午5点,但还是没见女儿出来,开始有些担心,就去询问手术情况,护士说进去看一下,然后就再没出来。

  这时,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频繁进出手术室,表情慌张,王天琴有了不详的预感,但医护人员仍然告诉她:“手术还在进行中,你女儿还麻醉着,放心。”

  直到下午6点,女儿还是没从手术室出来,一名医生说手术结束了,但人还没醒。

  据王天琴介绍,等到晚上8点,她接到利美康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告知夏丽莎因麻药过敏已被送到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贵医附院)抢救,让她赶赴该院。

  王天琴和大女儿夏媛馨赶到贵医附院急诊室时,女儿夏丽莎躺在沾满血迹的抢救台上,全身冰冷,已经没了呼吸。

  1月4日,死者家属给红星新闻提供了一份他们与贵医附院医生的通话录音。在这段录音中,贵医附院的医生称,夏丽莎是当天(1月3日)晚上8点15分被送到该院的,医生要求联系家属,送来的人却说病人是外省的,联系不上家属。而将夏丽莎送往该贵医附院的正是利美康医院的人员。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转诊记录显示,夏丽莎被送到时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受访者供图

  贵医附院的医生称,夏丽莎被送到时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被宣告死亡。该院急诊医生例行做了CPR心肺复苏术,半个小时后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转诊记录显示,经康利美一声联系后,家属很快抵达医院,要求继续抢救,院方告知已宣布死亡,继续抢救无任何意义。受访者供图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和利美康医院只相隔一个十字路口,步行只需要10多分钟。夏丽莎的家人不明白,整形医院直到夏丽莎死亡才通知家属,抢救时却说家属在外省,这显然是想掩饰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