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株洲最牛的生产队长郭海文

响应政府号召,打击扫黑,举报株洲市荷塘区富家垅地区市容协会会长郭海文,该协会业务主管单位为株洲市荷塘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株荷民字(2013)016号)该协会自2013年7月份成立以来,欲将富家垅地区打造成圈钱的场所,打着政府的旗号,拉拢了一大批人员,包括刑满释放人员做会员(副会长也是刑满释放人员),无视法律法规,巧立名目疯狂敛财,在该地区形成一个以协会为中心,不受法律约束的黑社团土匪团伙。

首先他们在富家垅地区划定位置摆摊设点,收取摊位费每月达几十万,摊位就设在马路上,严重阻塞交通,经常发生口角,自协会成立至今,该地区治安环境不但没有多大的改变,反而协会自身违法违纪的问题不少;如1.在无充分证据的情况下,无辜环卫工人被该协会成员认为是小偷,将其打了一顿后不了了之;2.协会负责人家中的宾馆内开设赌场,阻扰民警执法,非法偷用居民和商业用电、非法敛财,占道摆摊收摊位费,卫生费,一年几百万费用从未公开等等。协会的主管就是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城管到处查处摆摊的,其下属业务单位居然自己设点摆摊收钱,这就是荷塘区的城市管理的创新模式吗?扫荡其他小商小贩,然后交钱到其下属业务单位的地盘就能摆了。这不就是变相的圈钱敛财,对于村民举报协会违法事实时,有些政府职能部门不闻不问,放纵其所为,睁一直眼闭一只眼,实则等同于默认协会的违法行为,这是谁在充当他们的保护伞?

(下图是协会刑满释放人员在收取各个划分摆摊的费用)

举报株洲荷塘区富家垅地区市容环境综合治理自治协会会长!

举报株洲荷塘区富家垅地区市容环境综合治理自治协会会长!

第二是违规收取“卫生费”,身为城管局的业务单位设点摆摊收费的同时,该协会还对外宣称经区政府、街道办事处、村委会同意,在富家垅地区挨家挨户收取“卫生管理费”。

举报株洲荷塘区富家垅地区市容环境综合治理自治协会会长!

举报株洲荷塘区富家垅地区市容环境综合治理自治协会会长!

然而该“卫生管理费”并没有物价部门的批准,株洲市物价局对协会2014年7月进行提醒告诫,到至今2018还在继续收取所谓的摆摊月费、年费,其实就是保护费,要想摆摊做生意就必须在这里缴纳保护费,如果没交保护费,直接打、砸、抢,在株洲市政府扫黑办的三令五申下,还有这种猖狂、无法无天的披着政府外衣的黑社会团伙。实则为圈钱、圈地的自治协会。国家民政部、发改委、监察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务院纠风办联合下发的民发【2007】167号文件规定,社会团体开展的各类收费应到指定税务主管部门购领税务发票,依法纳税,收费业务必须符合章程规定的业务范围,履行章程规定的程序。该协会的业务范围并无收取卫生费的权利。根据《株洲市城市生活垃圾处理收费管理实施办法》明确规定自2011年1月1日“卫生费”纳入水费收取。另外根据发改价格【2010】1182号文件以及《湖南省社会团体有偿服务收费管理办法》的通知明确规定、加强社会团体收费收入管理,社会团体收取行政事业性收费应到指定价格主管部门办理《收费许可证》,并购领和使用中央和省两级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的财政票据。收费收入按规定缴入国库,支出通过部门预算安排,社会团体收取经营服务性收费应到指定税务部门购领和使用税务发票,依法纳税。

第三:为保证协会金钱利益,肆意妄为打砸拆!这位牛B的生产队长(协会会长)把协会直接弄进了自家,充当保护伞。(下图是协会大门也是会长自己住家)

举报株洲荷塘区富家垅地区市容环境综合治理自治协会会长!

第四:协会的性质

一个自治协会拥有市容环境以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权利,娱乐,这些都是政府的职权,那是不是有自治协会的地区就不需要政府来管理呢?行政法规定行政职权只能是权利机关授权,国家机构设立还要有相应的权利机构授权批准,在其权限范围内行使职权,结果一个自发成立的自治协会轻而易举的拥有国家政府才拥有的权利。民政部、发改委、监察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务院纠风办六部委的联合发文明令禁止的都能违反,比一般的政府还要牛,可以完全无视国家部委的明文规定,疯狂敛财;不听的就拳头对付,比一般的黑恶势力还厉害,动不动就是经区政府同意。全国都比照这样办理,那政府都可以不要了。这样的自治协会是什么人批准的,这完全是革党和国家的命!

第五:协会会长到处收钱建高楼大厦。

协会会长郭海文(下图是会长家其中一栋私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