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与法制网曾刊发《办学“中国梦”有望续写》一文,报道了山东潍坊新东方艺术学校(下称“艺术学校”)的有关纠纷。如今,该学校已被拍卖并且拆除。拍卖执行款于2018年1月到位,但不知为何大部分款项至今未向债权人兑付?

 
据了解,艺术学校8200余万元拍卖执行款中的大部分款项仍然“停留”在山东省潍坊市高新区人民法院,其中包括抵押权人潍坊凯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凯锐机电”)以合同和判决为依据确定的7700余万元拍卖执行款,除已执行到位的3300余万元外,尚差4400余万元的优先受偿款未执行到位。即使按照高新区法院《执行财产分配方案》认定的5600余万元拍卖执行款计算,也尚差2300余万元未按优先受偿权执行到位。
 
就该《执行财产分配方案》的形成过程、执行原则和程序等相关问题,记者前往高新区法院进行采访。该院执行部门有关负责人张某表示不清楚相关情况。
 
记者又向高新区法院综合科负责人吴某询问情况。对方答复已知悉此事,对采访中提到的问题会尽快安排落实。但截至发稿时,记者未收到任何回复。
 
此后,记者电话联系了高新区委宣传部。一咸姓工作人员表示:“领导正在开会,我会与法院宣传部门对接此事,待调查清楚之后,向记者反馈具体情况。”但此后同样没有回复。
 
而潍坊市中院则未接受记者采访。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08条规定 ,对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可以直接申请参与分配,主张优先受偿权。就此,凯锐机电已先后两次向高新区法院和潍坊市中院提出执行异议。
 
据了解,原艺术学校负责人宁立新对该校从未投入过一分钱,仅持有用50万元在相同地址重复注册的空壳学校的公章和执照。多年来,其以空壳的艺术学校为诈骗平台,多次用非法手段实施欺诈,受害人数众多,引发诸多诉讼。后宁因私刻公章,骗取资质等违法犯罪行为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目前其正在服刑中。由此看来,宁立新既不应当具备学校财产的实质所有权和控制权,更不具备合同履行能力。
 
凯锐机电代理律师认为,宁立新以该校名义的借款应分为两种性质,一是诈骗,二是挪用。如果把其他人的损失都当作民间借贷对待,那么其行为系诈骗;如果把此纠纷当作民事纠纷对待,其行为则构成挪用或诈骗。
 
凯锐机电已将相关问题向潍坊市中院、山东省高院等有关单位进行了反映。本社对此将持续予以关注。
 
原文链接:民主与法制网 ?from=single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