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对P2P行业来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

从年中开始,或平台跑路、或延期兑付,也有主动承认、主动处理,宣布“良性退出”的P2P平台。

在这其中,贝米钱包一案是上海市徐汇区涉案金额最大,涉及投资受损人人数最多的案件。

记者与多位贝米钱包一案受害人进行沟通了解,感受了他们维权追款的165天。

 

一次信任导致的危机

《罗辑思维》的主讲人叫罗振宇,也被粉丝称为“罗胖”。2017年3月8日之前的每周一到周五,罗振宇都会50分钟左右的《罗辑思维》节目中与大家见面。“虎啸九州”就是罗振宇的忠实粉丝,闲暇时间看看《罗辑思维》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然而,2015年的一期常规节目,却给众多罗振宇粉丝带来了灾难。在节目中,罗振宇推荐一款名为“贝米钱包”的理财软件,亲自为其背书,并且表示自己已经投入了不少资金。

紧接着,罗辑思维官方微博也发布一则内容:“哈啰,你是刚毕业的不久,赚的钱基本够自己吃喝的年轻人么?在成为未来的有钱人之前,有没有问过自己——我会有多赚钱?如果不会或者不太会,不要紧,在行的朋友来了。轻松理财,及时入账。不多说,我先去赚钱去了。”

5.4万P2P受害者被“罗振宇们”推进深渊的165天1

内容十分具有煽动性,并同时@贝米钱包的官方微博,附上了下载链接。抱着对罗振宇的信任,,“虎啸九州”一下子在贝米钱包里投资了190万元。一开始,一切正常运作,“虎啸九州”也先后提取了20万元的本息。他心里想着“跟着罗振宇投资,应该是靠谱的。”

但事情在今年7月12日出现了转折,当天有人发现12号一早的提现迟迟未到账,而以往2小时左右就能到账。没想到第二天,一封关于贝米钱包P2P业务良性退出的公告,让“虎啸九州”从头凉到底。

公告中提到,贝米钱包因种种原因,需要暂停网贷业务,即目前的投资的体现。同时进行全部回款,实现良性退出。等到全部回款完成后,将重启网贷业务,并对产品本身的流动性设计进行严格把控。

尽管公告内容不断在给用户灌输贝米钱包应对困难的正面形象,但“虎啸九州”还是从这时就已经感受到了危机。

5.4万P2P受害者被“罗振宇们”推进深渊的165天2

5个月的追款之路却只是开始

从暴雷那时开始到现在的5个月,一共过去了165天。这段时间,和“虎啸九州”一样的5.4万人,没有一个夜晚不是在辗转反侧中度过。他们去过北京,四处奔波的结果是一句“这件事需要移交上海处理”。又去了上海,最终还是只能默默地等结果。找了信访办、公安部、最高检,也直接找到了疑似从贝米钱包转移资金的上市公司赢鼎教育。

随着时间一天天消逝,“虎啸九州”已经不相信贝米钱包会自愿还钱了,其创始人姚坤杰、崔炜也被他定义为“老赖”。

就在与记者的交谈当中,他始终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们现在根本不出面见我们,还提前把婚离了,用我们的钱去潇洒。”“虎啸九州”语气愤怒地对记者表示。除了像无头苍蝇一样的四处奔波和等待,他们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随后在11月20日,上海市徐汇区警方公布关于贝米钱包平台的案件侦办情况通报。这时,所有的贝米钱包投资人才清楚地了解到,贝米钱包法定代表人崔炜已经被徐汇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同时,另外的4名犯罪嫌疑犯也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方已经冻结了上海贝涛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和涉案人员17个涉案银行账户资金,初步追缴涉案资金人民币5亿余元。

也就是这则公告公布之后,无数和“虎啸九州”一样的人开始踏上漫长的追债之路。

5.4万P2P受害者被“罗振宇们”推进深渊的165天3

“罗振宇们”,请站出来

在一个名为“贝米维权集中总营”的微信群里,记者看到了从各个渠道接触到贝米钱包的出借人,不论投资金额大小,不分城市、工作、年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贝米难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