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日,新宁法院法官李*组织审理我父亲欧阳举*诉陈南*和中华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机动车责任纠纷一案时百般刁难,开庭时居然居然对诉讼主题产生怀疑,叫我提供保险公司保单,如提供不出案件无法审理。因我父亲是伤者,且再立案时,我就征询过他们的意见,最后预交受理费,并颁发立案受理通知书。后在开庭时不对出席人员进行辨别,直到法庭辩论时说我们的证人不能旁听,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继续审理,没有对证人问话,最后宣布不采信我们的证人证言,直接剥夺我们的举证权利。稍有质疑,便说他判的交通案子多少件了,我们这不懂那不懂,叫我们学几年再去跟他说,我们现在不够格,搞得我们一头雾水,法官判案如此任性,希望有关部门出来管管了。